中房报·经理人访谈
A+
中国家装头部企业“掌门人”夏振华:家装行业缺产业技术工人

中国房地产网

2020-11-29 12:11

疫情改变装修

疫情改变装修

广东品味装饰集团董事长、总裁夏振华:二次装修在一二线城市份额越来越大。孙泷泽 摄


中房报记者 陈标志 广州报道


1998年是中国房地产的一个重要历史“分水岭”,也是中国两种住房体制转化期及中国人两种生活方式的“分水岭”。这一年7月,国务院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》,原先的福利分房制度彻底被废止。

伴随着“全面进入商品房时代”的滚滚大潮,作为房地产业的关联产业,家装行业应运而生,并如雨后春笋般展现勃勃生机。全国家装公司从1998年的几百家,发展到至今15万家左右,全国家装市场规模达到四五万亿元,“泛家居”市场规模超过10万亿元。

在中国一线城市兴起,并之后成为中国家装行业的头部企业,均是踩着这一时代的节点,一路走过20余年。由“中国家装之父”余静赣等合力创办的“华浔品味装饰”,在经过20多年的发展,目前已成为中国家装行业的头部企业。

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就中国家装行业发展、产业技术工人,以及5G时代背景下的行业发展、疫情对行业的影响等话题,对话了中国家装行业头部企业“掌门人”、广东华浔品味装饰集团董事长、总裁夏振华。


“黄金二十年”


中国房地产报:夏总,你是中国家装头部企业的“掌门人”,也是这一领域的专家,中国家装行业的发展情况具体是怎样的格局?


夏振华:就整个家装行业的发展来讲,跟随着中国房地产 “黄金二十年”而发展壮大。国内家装行业的真正兴起在1998年前后,在此之前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房,家装企业只是出现在零星试点商品房的一线城市。这也是国内家装行业的雏形。


1998年7月,国务院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》,这标志着 “中国全面进入商品房时代”。与国内其他装修企业一样,华浔品味装饰也是踩着这样的一个时代节点,于1998年8月在广州成立,“中国家装之父”余静赣也是华浔品味装饰的创始人之一。


中国的装饰装修企业大部分是成立于1998年前后,此后国内装修行业呈现井喷的态势。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住房方式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个体对美好居住环境由向往变成了一种需求。



中国房地产报:就全国而言,目前有多少家装修企业,这个行业市场体量有多大?


夏振华:在行业内,我们通常所说的是一个 “泛家居”概念,根据有关数据统计,单就整个国内家装市场规模达到四五万亿元,2018年至2019年包括建材、软装等“泛家居”的市场规模超过10万亿元。


截至目前,全国大大小小装修公司有14.5万家左右。但在1998年至1999年,全国装修企业也就几百家。以广州为例,那时候我所知道的也就十几家装修公司。



中国房地产报:从1998年至今,全国从当初的几百家装修公司发展到如今近15万家,这个行业得到蓬勃发展,你认为有哪些方面的原因?


夏振华:我认为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原因。第一个是从1998年开始,我国全面进入商品房时代,人们无论是物质需求还是精神追求,他们对人居环境的“美好向往”有着强烈的愿望。这是中国家装行业能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,并快速得到发展的最重要原因。


第二个是当时的商业模式刚好吻合企业发展的需要。以我们企业为例,我们公司最早提出“合伙制”概念:几个人一起合伙,大家都做个小股东,一起来干。不管是一个人开公司,或者多人“合伙制”,当初行业内流传一种说法 “人人做老板”。无论是公司老板还是一线作业工人,大部分是从农村进城的务工人员,他们脱离了在室外作业的环境,还可以创业,所以一下子吸引了一大批进城务工人员。


除此之外,随着我国改革开发的不断深化,一些发达国家的室内装修设计理念被带到国内,运用物质技术手段和建筑美学原理,创造功能合理、舒适优美、满足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需要的室内环境。比如罗马风格、哥特风格、欧洲文艺复兴风格等。我国的室内装饰设计理念,最早源于香港,后在广州、上海等一线城市兴起,那时候叫“装潢”。


1998年至2008年10年间,也算是国内装修行业的“黄金期”。2008年之前,我们华浔品味装饰在全国布点布了六七十家直营连锁企业。从2008年开始,我们企业发展进入了快车道,2008年到2011年在全国布点差不多200家。


从全国范围来讲,一线城市做得比较好、具有一定规模的家装头部企业,包括华浔品味装饰在内也就四五家。


产业技术工人稀缺


夏振华(左一)到工地了解施工情况。孙泷泽 摄影


中国房地产报:你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及家装行业“产业技术工人”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?


夏振华:早在初期,这一行业相对来说,对从业人员的资历、文凭的要求没那么高,只要你懂一点技术,肯吃苦耐劳就可以。但现在就不一样了,随着时代的发展,对产业工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
装修行业不缺普通工人,就缺好的技术工人。相对于传统的一线工人而言,技术工人的生存能力更强,在一线城市,技术工人每天有四五百元收入,比其他行业的待遇要高。这一块也不辛苦,劳动时间也完全能得到保证,作息时间比其他行业更有规律。


真正的新兴产业工人可以借助新型工具,比如切瓷片和地砖,传统的做法需要借助切割机,现在并不需要这样做,直接用刀片,像划玻璃一样那么简单。即便是使用切割机,现在新型的切割机是可以将灰尘进行收纳,有安全保护措施和装置。


在我们传统观念中,装修是很脏很累的活儿。其实不是,比如墙面打磨,现在有打磨机,像一个背包那么大的东西,像吸尘器一样,直接磨动,直接将灰尘吸纳到背包里。


传统的一线工人都是夫妻档。我们也有一个案例,当时有一对泥瓦工夫妻,老婆生病没法出来干工,大学毕业的儿子去协助他。这名年轻人带着手提电脑去了工地。当时我们也很吃惊,他带电脑过来干嘛?他到现场重新丈量尺寸,再看图纸,比如贴瓷片,他现场画了图,从左往右30块瓷片,从右往左29块,而且截好(图)放那里,通过社交工具让客户自己选,效果图美观度都摆在那里,客户一目了然。


他就是我们所说的产业技术工人。




中国房地产报:如何培养产业技术工人?在培养产业技术工人方面,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?


夏振华:现在我们要转变观念,如何引导大学生成为产业技术工人。这个需要全社会,包括高校、行业去积极引导。


我们也与许多高校进行校企合作,原来我们也谈到了设计、产业链,现在谈得更多的是产业技术工人。谁掌握了好的产业技术工人,谁就掌握了这个行业市场。


我与广州一家职业高校的领导也谈到了产业技术工人,我说你们能不能作为一个课题:如何培养产业技术工人?从大一开始,从入学开始,从几个板块作出方案,吸引这些学生去学这个专业。


整个行业急需培养产业技术工人,产业技术工人有较高素养的产业技术,国家这几年对这一块也很重视。虽然职业高校越来越多,特别像这两年也在不断地扩招,但是还没有完全哪一所高校推出这个产业技术工人,因为他培养的是设计、管理等板块的人才,真正培养产业技术工人的少之又少,这一块还是值得去积极引导。


疫情改变装修


中国房地产报:此前你在集团内部的全国员工代表大会上,专门就“5G时代”“新基建”话题进行了专题宣讲,这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?


夏振华:5G时代、新基建,对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大挑战,也是机遇。再结合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次疫情是一个催化剂,加速这个行业的进一步提升。


为什么说疫情助推了这方面的发展,因为疫情最关键的是零接触,科技虚拟的现实、现实的VR虚拟就可以让这种情景呈现,我们可以不用这样面对面接触,但实际通过这样的技术实现面对面的交流。


头部企业也有做得比较好的,特别是在信息科技方面,一个是整合整个产业链,这个是比较有优势,直接将我们的产品链植入设计里面,在整个服务过程中就可以放在一个空间里面去。


第二个是利用建筑科技,像互联网、云服务、云会议、远程视频管控,提升我们的管理效率,要给客户呈现的服务面更广一些。我们的家装行业也是跟着时代、科技的进步,一方面是客户的需求在变化,另一方面是企业要进行竞争,提升自己,把效率提升,也借助这些工具。


所以说,头部家装企业在信息化建设这一块,做得比较早,比较成熟的公司,都做得比较好。


中国房地产报:5G时代要来了,对家装行业有着怎样的深远影响,你怎么理解?


夏振华:我个人认为,产业链互联网一体化服务平台,一定是平台化,如果以单个企业来讲,就是产业链一体化服务商。我想在这一块,如果能做成的,在头部企业一个是资金投入、二是人才储备,第三个是能够不断地坚持下去,做到了都能做成功。


随着5G时代与新基建,特别是疫情的发生,这个行业又会产生分化。第一个分化就是设计个体化,以后就是设计合伙制,不是说一个装修公司把所有的活都干完。比如,设计师就不是公司固定的员工,采取外包合作的形式。


为什么这样讲呢,随着科技的发展及社交平台的多样化,让设计这一块可以不用面对面的交流,你只要把需求提出来,进行远程交流。


加上疫情的发生,像我们这样的装饰公司,以后就可以居家办公。这样会导致设计分化,设计个体化。其实在三四年前,设计就已经分化了,有些公司的施工图设计、项目图设计采取合作,而不是自己养设计师。从人力成本来讲,一个设计公司可以服务多个装饰公司,这样无形中降低了成本。


但在5G时代,供应链不是分化,会越来越集中。借助智能互联网技术运用,由一家公司来整合完成,比如以前客户找家居定制、瓷砖、地板,客户要分头去联系,自己去整合,现在装饰公司全部给你整合,你要什么可以帮你整合什么。


中国房地产报:新冠肺炎疫情对国内家装行业的影响有多大?未来家装行业该怎么走?


夏振华:与其他行业一样,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家装行业影响很大。有些装修企业自身抗风险能力较弱,加上自身管理问题,一些家装公司纷纷倒下。但对于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家装企业,或者说头部企业,他们的复工复产较快。


以我们企业为例,我们在今年4月份就复工复产,业务基本达到去年同期水平;5月份、6月份的业务出现增长。对客户而言,家庭装修也是一种消费,消费只有暂停,没有消失,等疫情稍微好转,业务都压在一块了,有些紧绷,给工程管理和基础施工这一块带来很大的压力。


另外,我国全面进入商品房时代20多年,有许多房子需要二次装修,三次装修,未来增量房越来越少,存量房越来越多。二次装修在一二线城市份额越来越大,我们去年在广州二次装修占到60%的份额(比重),未来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大。


这个市场没有萎缩,在三四线、四五线城市也出现了这样新的态势,所以机遇大于挑战。5G时代将平面立体化,直观得“所见即所得”。


另外,后家装市场也潜力巨大,家装交付只是一个开始,产业延伸会很大。有能力的头部企业就建网络数据平台,里面有商城、投诉平台,比如隐蔽工程,管线等,平台有原始资料数据库,追根溯源,客户数据也是庞大的市场。

编辑:申志远

中房报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   

标签:家装,夏振华
0
0
评论(0)
关于我们   |    联系我们   |    版权声明   |    广告服务

Copyright2018-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

京ICP备17051690号-1

京公安备:11010502039233号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5767558

中国房地产报

房地产行业门户

打开APP
Close modal

TOP